三餐!

拍这组《三餐》的初衷并不是想消费贫困,所以我选择了什么都不说。因为一个地方习惯性的被贴上“贫困”的标签之后,当地人好像也就变得理所当然了。在拍摄过程中,孩子们也并没有难堪、难过,而是一种无所谓。
也许在山区的小朋友还没有见到外面世界的时候,他们是快乐的;也许在我们还没有发现他们的时候,我们也习惯了眼前的幸福生活。这就好比平行时空中的两个世界,然而世界并不完美,童年也不都是幸福的,这就是事实,并不是大家心血来潮,发善心去捐款、去救济就能解决的。
但是对于群山之中,偏僻而贫穷的大山深处,难道就不需要捐助吗?答案是:需要。可是,那些捐助似乎也并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大山就像一个保护区,建立了一道屏障。贫穷成了这里最珍稀、最具观赏性的东西。
于是经常会有揭露性的报道提到,“国家级贫困县”不仅有来自政府的资助(据官方资料,这里的政府在2007-2012年累积投入276.5亿元改善民生),还有不断涌入的慈善捐款,而这座大山几乎是中国NGO去得最多,也是公益资源最多的地区,光大大小小的基金会就有几百家。可结果却是,当地人变得习惯于领援助,不愿外出打工,因为躺着也能有饭吃。而懒惰还滋长了吸毒贩毒、拐卖儿童的恶习。当然这并不是全部,却是实实在在看得到的例子。
比如引起广泛关注的最悲伤的作文《泪》,其实就是一面镜子,不管是语文老师写好让孩子照抄的,还是就出自孩子之手,这些内容都是真实的毫不夸张的写出了大山深处的孩子所要经历的远比其他孩子更为艰苦的人生。
在这里无限制的生育、糟糕的卫生环境、稀缺的教育资源已经是一种普遍现象,而孩子却还要面对父母因为吸毒贩毒坐牢,或因为艾滋病等疾病病逝,而不得不肩负起一家老老少少的生活。与之相比,路途遥远的上学路好像根本就不算什么了。
诚然,这里普遍贫困的现状,与这里贫穷的多样化不无关系:自然条件恶劣,地远路偏;交通闭塞导致物资交流和商品输出的困难,严重制约着当地经济的发展。但是靠穷吃穷更可怕,当越来越多的好心人、基金会,将对这里的同情心变成了当地人的饮鸩止渴的时候,一定程度上,恰恰造成了越扶越贫。没有脱贫的志向,再多的钱也只会被挥霍。
至于大山深处与外面世界的差距是什么,其实真的不是经济,有报道指出这里的财政收入居全省第二,所以真正的差距其实是教育。一个社会人民的教养有提高了,这个社会的文明就才会进步。纵观中外历史,一个文明社会的建成,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它需要长期从文化教育等一点一点的去改变。
所以大山的问题,不是逃避不闻不见,不是盲目的慈悲善良。这些问题需要自己来解决,就像索朗旺姆在歌中唱的一样:我要走出大山,去看美丽的世界。

评论(18)
热度(386)
  1. 山下一只鬼勤奋的刘小朵·LoFoTo 转载了此图片
    说的真好
  2. 無尾兔勤奋的刘小朵·LoFoTo 转载了此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