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过大年,忽闻偏远小镇有打火龙,便邀约好友前往。

       到了目的地就开始分配机位,我本意站天台俯拍,让好友到现场抓拍。

       忽然镜头里发现这个怂洒站的有几米开外,气的我快现行了!

       抓起相机就从楼顶上爬下来冲到火龙面前,刚要举起相机,忽然一个烟花爆炸,下一秒我就闻到了伊真火山的味道,再下一秒我就闻到了头发烧焦的味道!

      时间紧迫,我也顾不得看自己被烧成啥样了,马上就开拍,这缕缕烟火不断的喷到我的脸上,头发上,脖子里。烫的我边拍边跳。害怕头发烧起来,我每隔几秒钟就拍拍自己的头。现在想想一定非常滑稽!

    烧火龙时间不长,20多分钟便只剩个架子了!天空开始下雨,雨水打湿了我的脸,这才发觉脸上疼痛难忍,用手一摸,全是水泡!眉毛烧掉了一半,睫毛几乎没有了,头发成了自然卷。心里想:这算个屁,大大咧咧的上车走人。

      在车上开始清理镜头,镜头布摩擦着1424的球头时,这砂纸般的手感忽然觉得好爽,菊花一紧,打开电筒一看:好嘛,又报废了!

      废话也不多说了,摄影路上就是有这些故事才完美嘛!新的一年又到来了,借着这几张片子给大家拜个晚年,万事大吉,多拍大片!




    PS :对了,你们一定会问这个怂嗮是谁,不要急,看明天谁发片子就知道了。^_^


评论(48)
热度(6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