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执着


3月1日,色达。

我们要去的地方,海拔3700米,冰层其厚,正下着鹅毛大雪。

近700公里的路程,一路颠簸。

爆胎、晕车、疲累,用了一天半的时间,终于到了色达。

那一刻,我与向往的云彩相遇,卸去了些许世俗的浮华;

那一刻,我感受到圣洁的沐浴,洗去了路途中沉积的阴霾;

那一刻,我触摸到了动人的传说,感叹缘起劫落的宿命;

纷扰迷茫,执着困惑,顷刻间烟消云散。


到了色达,确切地说,是到了喇荣五明佛学院。

一大片依山而建、整齐划一的红房子,规模宏伟,让我惊叹不已!

就这么静默着吧,什么也不想,仿佛回到人的初始状态,但又不尽然。

从怦然心动,到渐然心平,最终寂然无语,充分感受着这份原始、神圣、空灵。


大片的红房子、穿红袍的僧众、在灵动的指尖上不停转动着的经筒,萦绕耳边的诵经声......那曾经无数次在梦中出现的种种,点燃我心中将灭的心灯。

没错,这里,就是色达。


不间断的大雪如鹅毛般落下,太阳从一边升起又在另一边消失,色达的世界,红了又白,白了又红。

    索达吉堪布说,人痛苦的根源,唯一就是执著!

我们从一个执著的世界来到了这里。


诵经的声音远了,色达休憩了,而我还在清醒地听着这寂静无声的周遭。

明天就是正月十五了,在色达,定会让我体会到不一样的人间烟火!



入夜,也许是因为高原反应,头痛、失眠、思绪连篇。

这真是一个让人激动和疯狂的地方,这里的雪峰、天空,给予我的不光是奇山圣水,更多的是关于生命的启示,那是一种坚定的执着的感觉。

飞雪不邀而至,满天狂舞,如繁花飘向大地河谷、山峦,刹时间拥有了世界。

天微明,大雪中,已有人在叩拜。

熟稔的动作、满满的虔诚.....

我想,这一定是冥冥中注定的神往,

那不染纤尘的白雪,

那纯洁如兰的天空,

看着你虔诚的匍匐跪拜,

我感受到了信仰的温暖。

雪地里的那些孩子,他们童年的双眸似曾相识,好像我也有过。

蓝的天,白的雪已在眼前,我还赊求什么,童年的双眸,质朴的人们,他们依然```````

我深信,我的灵魂正在被唤回,城市喧嚣抛在脑后。



这里摇曳的经幡、朝圣的人群、神秘的信仰;

那些纯洁的天空、纯粹的人心,想洞察世事的愿望、祈求圣灵佑护的期盼,吸引着我。诵经的声音忽远忽近, 路过念经堂门前,我不由自主地跨了进去。

感受,拍摄,许愿......我用尽了最后一分力气,圆满不圆满,不再遗憾。



僧众,老少皆有。春日的微风,夏日的暖阳,秋日的余晖,冬日的雪花,在这里,匍匐叩拜者用身体丈量每个季节的脚步,只为对心灵的净化。



那一天,闭目在经殿香雾中,蓦然听见,你诵经中的真言;

那一月,我摇动所有的经筒,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磕长头匍匐在山路,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啊,不为修来生,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朝圣的路上,总有阿妈放飞祈祷的经幡,

仰望天空,总有圣地千年不化的雪山。


高洁的云,清幽的水,

吉日良辰人们神圣地用额头碰触它,

只为凝结信徒祈愿的神话。


在烂漫的早晨,一幅不经意遇到的画面,如梦魇般的牵引,蓦然唤醒将断未断的梦萦。

如果,是信仰为证,许下虔诚的期许,心会温暖吗?


这一定是冥冥中注定的向往,从梦境中醒来。

携手皑皑的白雪,沐浴呢喃的日光,

唤回梦中天堂里早已等待的色达。

望一眼那高高的蓝蓝的天,看着自己呼出的气息,在空气中,结成冰,仿佛一切都已凝固:生命,时间,情感……


虔诚而又执着的色达啊,身上披了一层金黄。这是白天的色达,在阳光照射下,一片暖洋洋的红。

夕阳下错落有致的红房子,被涂抹上了一层金粉,像披上了一件金黄色的外衣,更像是天上的宫殿,神秘幽远!太阳缓缓退去,屋里的灯亮起来了,房前的路灯汇成一片海洋,灿烂辉煌,像天上的银河,就这样静静的,沐浴在一片祥和的天堂。


色达的人们会沿路乞讨,他们弹着古老的乐器,给我们唱古老的歌。在这里,乞讨真的不是一件羞耻的事,因为人们空着双手去朝拜,不能带更多的东西,虔诚的人都是是空着手走上朝圣之路的。也可以这样理解:我们要乞讨一路。


这是人间最可爱的表情了吧?用指头蘸着酥油在嘴里吮吸着的老奶奶认真的看着我的镜头。


除了念经诵佛,这里,也是一个凡人世界。

只不过,占据他们大部分生活的依旧是诵经、祈祷、跪拜......

在坛城上,亲人们一同带着逝者走完人生的最后旅程。在落日的祭坛上,祭师的刀紧紧的攥在手中,指向天空深处,没有声响,寂静而又寂寞。

生,被时间贴上符咒,扔进渐渐隐去的尽头。


这是唯一一位和我有过交流的藏族汉子,他背着他的兄长从很远的地方来到这里,因为这是他的信仰,现在将前往最后的目的地--天葬台。

寂静的荒野,黑暗伸出的无数手臂,紧紧拥抱着每一具忏悔的躯体。

当光芒慢慢的褪去,神鹰在天空翱翔,罪恶的灵魂远离天堂。


寺庙的钟声和喇嘛抑扬顿挫的诵经声,在风中时远时近。

头顶的雄鹰高傲的审视着着一方天地。在藏族人心中,鹰就是自然的骄子,是连接人间和天堂的使者,人死之后,身体如能让鹰吞食,这个人的灵魂也将被带上天堂。

去看天葬的人告诉我们,有一个人因斗殴而死,身上有血,没有一只秃鹫去啖食尸体。

原来,人类和自然的善恶标准是一致的。


存放头骨的房间,是人走之后,天葬之前,取下头骨,经法师一番念经超度,由亲人取走存放于此的。

头骨排放整齐,表情同色。统一。

佛,带走了他们的喜怒哀乐,终于,他们停止了念想,得到了永久安宁。

忽然释然了,所有的念想是可以不用放下的!


天空,很蓝。

空气中是纯粹的焚香味儿,还有雄鹰划过天空。

远方,依旧有圣洁的呼唤,一个个朝圣者,不分老少,千万次重复着始终如一的动作。

漫漫天路,处处留下他们执著的足迹,以及一次次对天堂的向往。

涅磐寂乐,渴望下一个轮回。




PS:感谢所有朋友一路上带来的欢声笑语,希望我们每一次出行都是非常快乐的。5月1日,刘小朵的奇幻旅行于POCO游学院官方合作,还会组织各位朋友去色达,位子有限,有兴趣的朋友要抓紧哦。



评论(59)
热度(4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