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神话或是奇幻故事中,蓝色的火焰总是代表恶魔的颜色。然而在我们这个星球上,有两个神奇的地方能看到这种诡异妖娆的蓝火。其中一处,就是位于印尼东爪哇的宜珍火山。这座高度2600米的火山,是一座实实在在的活火山,火山口喷涌而出的液态硫磺与空气发生反应之后燃烧,便会产生蓝色的火焰。尤其是到了夜晚,在浓烈的烟气中,闪耀着一片片蓝色的火焰,魅惑而又危险。

   翠绿的火山湖,被认为是世界上酸性最强的火山湖,很难有生物可以在这样的条件下生存下去,再加上空气中极高的有毒有害气体含量,使得宜珍火山变成这样一个地狱般不适合人类机体存活的地方。但恰恰就是这样一个寸草不生的危险领域,却也同时是印尼最重要的硫磺采集区。大量的工人在宜珍火山从事硫磺采集的工作,这里硫磺含量丰富。除了自然流出的之外,工人们为了加快采集进度,还人为安装了大量的陶瓷管道,将内部的硫磺引出啦,待其凝固变硬之后,便可以用工具把一块一块的硫磺撬下来了。一块一块的硫磺块,被装进工人们的筐子里抬走。壮年的硫磺采集工人,一个人要背负大约两百斤的硫磺石块。一路挑到顶端的火山口处,再转道向下,将满满两箩筐的硫磺块挑下山,送到收集点,这一趟的任务才算是完满结束。然而尽管如此,看起来三言两语就说完了这一趟路程,大概要耗费掉工人们六个小时的时间。

      每天凌晨两点左右,是工人们上工的时间。黑夜之中,燃烧形成的蓝色火焰异常清晰,看起来美丽又可怖。除了那一团团蓝色的火焰之外,唯一的人工光源,就是工人们头上戴着的探路用的头灯。黑夜如水,仅一盏豆灯伴我前行。空气中到处弥漫着毒性非凡的气体,扛着重重的担子,在山间的峭壁中孤独前行。一步一步,稍有不慎,就有可能连人带物滚落山崖,尸骨都无处可寻。

     坠落山崖的情况少之又少。然而对于常年在宜珍火山从事采集工作的工人们来说,更大的威胁其实是来源于空气中极度致命的污染。当我第一次来到宜珍火山,站在山脚下时,就能闻到一阵阵浓烈的硫磺的味道。眼睛和鼻腔能够感受到极度强烈的刺激和灼烧感,几乎无法呼吸。   然而当地的工人,几乎很难看到戴着防毒面具进行工作的。绝大部分人都是仅有一条毛巾,胡乱地把嘴巴鼻子象征性的遮掩一下。也许在他们眼里看来,这样才是干活的样子,仿佛戴着厚重的防毒面具反而无法呼吸了一样。偶尔还是能够看到个别的工人戴着防护的面具劳作,然而细问之下才知道,这些都是好心的游客们留下送给他们的。    

     在这种极度恶劣的工作环境下,工人们普遍的寿命都很短,大概只有三十到四十岁的样子。绝大部分工人,吃住都在这里。火山周围烟雾弥漫,能见度极低,严重的时候几乎难以视物。被遮蔽的视觉仿佛提升了听觉的敏感度。随时,随处,你都可以听到工人们撕心裂肺的咳嗽声,咳得让人感到害怕。另外,大部分工人都要抽烟。每一趟行程之前,他们都会坐下来,点上一根烟。他们相信,这样的做法轻松地表达了对火山的尊重和敬畏,能够保佑自己平安顺利。

     工人们吃的却非常简陋,基本吃食就是一点米饭加上少许的豆腐。这样的一餐,能否支持工人们一天繁重的劳动量不说,在我看来,仅仅是为了果腹,都是不合格的。据工人自己解释,选择长期食用豆腐,是因为豆腐中含碱的缘故。  

      在当地,硫磺有着流动的黄金的美誉,是一种极其重要的工业材料。然而工人们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下劳作一天所得,只有区区几十人民币。大量的硫磺被运送出去,这些硫磺矿最后会被用于硫化橡胶、漂白以及其他一些工业生产领域,实现它们更大的价值。而运送它们的工人,仍旧徘徊于宜珍火山的山路中,一步一步,一趟一趟地,向外界输送着这种重要的物质,伴随着幽暗的蓝光,生生不息。


评论(8)
热度(201)
  1. Laur勤奋的刘小朵·LoFoTo 转载了此图片
  2. qatar勤奋的刘小朵·LoFoTo 转载了此图片